近年来,我国非金属矿行业主营业务收入、资源保障程度、矿产资源利用效率、绿色发展集群发展模式、科技发展水平、矿物功能材料产品创新与应用等方面均取得长足发展,基本建立起勘探、开采、研发、加工的工作体系,但仍存在战略性及短缺优质非金属矿资源勘查力度和保障程度不足,资源浪费、生态环境问题突出,资源利用率偏低、产业规模小、发展模式陈旧、创新能力弱、转型升级动力不足,以及缺乏国家专项政策支持等诸多问题。

如何破解产业发展关键问题,推动非金属矿行业实现高质量发展,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国务院参事室原副主任、原国家建材局副局长蒋明麟。

战略性新兴产业需求的矿物功能材料供应存在短缺,要进一步发挥行业重点龙头企业、科研院所和行业协会作用,全面推进技术创新、加大开发新产品力度。

非金属矿产及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广泛应用于建筑、冶金、化工、轻工、机械等领域,是我国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原料和材料。同时,非金属矿产及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还是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环保工程、新能源、新材料、航空航天等高新技术产业的支撑材料。石墨、萤石、叶蜡石、石英等非金属矿及其制品在战略性新兴产业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晶质石墨、萤石等已被国家列为战略性矿产。

我国石英砂制品主要集中在中低端领域,主要作为辅助材料应用,产品附加值较低,不能够满足市场需求,产品依赖进口。

蒋明麟用大家都十分熟悉的石英举例。石英是地球表面分布最广的矿物之一,用途也相当广泛,玻璃、铸造、陶瓷及耐火材料、冶金、建筑、化工、塑料、橡胶、磨料等工业都有石英的身影。石英砂制品分为普通石英砂、精制石英砂、高纯石英砂、熔融石英砂、硅微粉等。高纯石英砂应用在电子信息、光纤、光伏等行业,在国防军工、航空航天等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我国石英砂制品主要集中在中低端领域,主要作为辅助材料应用,产品附加值较低,不能够满足市场需求,产品依赖进口。

再比如煤系高岭土,也叫煤矸石,是煤矿的伴生矿产,在很长的时间里,它都是作为废矿露天堆积,不但有自燃的风险,还会释放出大量二氧化硫、一氧化碳、硫化氢等有害气体。煤系高岭土经脱碳工艺变成超细高岭土后,可用于造纸,还可在塑料、橡胶、航天、电线电缆、涂料、油墨、食品添加剂、化妆品、杀虫剂等领域中作为填充剂和延展剂,同时也可作为陶瓷工业及耐热高温陶器的一种生产原料。但在技术加工方面,我国对煤系高岭土的开发仍存在短板,精深加工的制备技术和装备与国际领先水平差距较大,多数企业技术力量薄弱、规模小、产品单一、附加值不高,更多靠简单加工或原料出口,资源既沉淀又浪费,发展还很不充分。

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需求的矿物功能材料供应还存在短缺,部分石墨储能材料、高纯度石英材料等“卡脖子”“短板”材料仍受限于西方发达国家。

蒋明麟特别强调,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需求的矿物功能材料供应还存在短缺,部分石墨储能材料、高纯度石英材料等“卡脖子”“短板”材料仍受限于西方发达国家。他建议,在国家“十四五”新材料科技专项中将“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纳入其中,发挥行业重点龙头企业、科研院所和行业协会作用,全面推进技术创新、加大开发新产品的力度。组织选择一批重点领域的重点产品,集中攻坚,扭转长期形成的小、散、低的格局。同时,加大制定行业标准力度,由相关政府部门加快立项,联合有关方面共同制订出淘汰落后产能、退出产能的有关标准,由政府部门颁布实施,杜绝一边退出、一边低水平进入的现象。

对促进非金属矿行业的安全、高质量发展力度还不够,需加大财政专项、融资、税收等政策扶持。

2021年12月,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发布了《非金属矿行业“十四五”发展规划及2035年远景目标》,对“十四五”非金属矿行业迈入高质量发展具有指导和引领作用。蒋明麟说,协会受国家部委的委托,开展了行业产业相关政策的研究,不断反映行业和企业实情和诉求,为各部委制定行业政策提供了坚实的依据。但行业转型升级发展动力仍显不足,少数涉及非金属矿产业的政策散存于其他行业的政策之中,对促进非金属矿行业的安全、高质量发展力度还不够,需加大财政专项、融资、税收等政策扶持。

蒋明麟建议,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联合国家发展改革委、自然资源部、科技部、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等相关部委,制定出台《关于促进非金属矿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引导和支持非金属矿工业全面实现高质量发展。各地工业和信息化、发展改革、自然资源、科技、农业农村、生态环境等主管部门把推动非金属矿工业高质量发展作为落实制造强国、科技强国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联合其他部门综合运用土地、资源、环保、安监、财政、知识产权、金融等政策协同支持产业集群建设、领军企业培育、关键技术研发、人才培养。

蒋明麟说,我国非金属矿产资源勘查投入明显不足。2017—2019年,全国地质勘查投资累计达2586.55亿元,其中非油气勘查投资为544.19亿元,而以石墨为代表的非金属矿产仅为5.9亿元。同时,有关战略资源储备制度尚未建立,资源安全供给保障程度低,将会导致我国基础工业原辅材料和高新技术产业关键材料的安全供给风险。

战略性及短缺优质非金属矿资源勘探投入力度不足,可制定符合国情的非金属矿“风险矿产清单”和“优势矿产清单”并分类施策。

从产业发展和资源安全供给角度看,要结合全国国土空间总体规划和矿产资源勘查开发规划实施,加大对未来可能出现保障危机的晶质石墨、萤石、高纯石英、重晶石、叶蜡石等战略性及短缺非金属矿资源的勘探力度,推动非金属矿资源矿权设置更加合理,制定符合国情的非金属矿“风险矿产清单”和“优势矿产清单”并分类施策。

蒋明麟说,非金属矿行业整体规模偏小、技术创新能力较弱、盈利能力不强。我国非金属矿行业以民营中小微企业为主体,2020年全行业企业约10万家,但规模以上企业不足5000家。由于小企业众多且基础条件差,资金、技术短缺,造成产业发展模式陈旧,行业绿色矿山及绿色工厂建设实施较难,矿山生态等环保压力较大,“绿水青山”行业生态环境建设目标推进不快。

非金属矿行业集中度低,发展模式陈旧,要加快建设和培育一批具有示范意义的国家级非金属矿特色产业集群及产业园区,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要加快建设和培育一批具有示范意义的国家级非金属矿特色产业集群及产业园区,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重点支持黑龙江、内蒙古、湖南石墨,江西、浙江、福建萤石,吉林、新疆硅藻土,吉林、江西硅灰石,辽宁、山东滑石,江苏、安徽、甘肃凹凸棒石,广东、福建高岭土,湖北、湖南云母,湖南海泡石、重晶石,四川、广西碳酸钙,河南珍珠岩等产业集群和产业园区发展;积极培育一批资源配置能力强、技术引领能力强、品牌影响力强、带动能力强的大型企业集团。积极引导中小型企业向“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发展。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增强产业绿色、低碳发展能力。

蒋明麟强调,非金属矿是高新技术产品必不可少的重要支撑材料,还是环境保护和治理、关乎人民健康的天然生态材料。非金属矿行业要以技术创新为先导,以国家和市场需求为导向,继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对接未来产业发展,推动非金属矿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